wxsh.net
当前位置:首页>>关于宫斗嫔妃的独白的资料>>

宫斗嫔妃的独白

——《闻妃有害后意,不知当帮不当帮,愿天能告知。》 ——《自古红颜多薄命、吾是否也会如此。在后宫、为了立足不择手段且是最基本的。不是人无情。而是、那些不好与好的后果。有时、美人一生都未得君宠、不甘心、又何德何能?对汝的宠爱可分得清是...

这个会不会长了点? 正值豆蔻年华巧笑倩兮琼姿花貌眉眼含了几分清泠,无论春夏秋冬她不上胭脂不施粉黛不携琳琅环佩。素手执团绒羽扇轻摇清风习习消香汗冰肌玉骨自清凉。轻倚门前捻一枝青梅轻嗅抬眸侯君至。 他曾对她说“你如九天仙子落凡尘,世俗...

ok 荷粉垂露,不过夙夜难寝锁世缘。芳衾愁梦,思所何? 杏花烟雨,不过夙分难改落繁华。望穿秋水,自别离。 嫣然含笑,不过夙缘难敌惜君颜。月色如洗,行觞之? 媚丽欲绝,不过夙愿难留叹流年。日华曜曜,度昏晓。 海棠负秋,杨柳伤春。清酒薄涩...

日薄东方的时候,没有之前喧嚣的声响,却已无心眷顾安逸而孤独的床榻。那窗前的一束光就是今天的希望。纤手拂过华丽的霓裳,精美的首饰,却不知道那件是最别致、最能让那个朝思暮想的人过目不忘的。淡定素雅的妆容,却怕不敌那妖娆的佳丽勾魂摄...

从遇见你那一刻起便注定今生今世属于你宫禁悠悠。 一眼之念空幻想你会给我温情只留恋琉璃瓦紫禁墙 豆蔻年华,转眼踏入深宫里,却不知你是否爱我? 不知家父为何要送吾来此?便是如此,接受喏。 也许一切可能是我一片痴心喏,君不可测。 母亲曾告...

——。《端坐菱花铜镜脂粉奁前,薄唇轻抿,不觉悲喜,身后乳母执桃木梳一下一下理着三千烦恼鬓毛,口中嗫嚅有词,细细辨来,却是:一梳梳到尾,二梳白发齐眉,三梳子孙满地……合眸,耳旁乳母呢喃间夹杂的叹息声若有若无飘入耳,挥手示意乳母退下,...

我在闭门思过。知道为什么我要闭门思过么?我为什么要算计?算计有用么?“机关算尽太聪明 反误了卿卿性命。”这句至理箴言难道没听过么?算计那是愚人所为。亏我饱读诗书居然连《石头记》都没看懂。我该怎么办?要做的事很多。而最重要的是:深藏...

——。《清晨,随侍的宫人在一旁侍候着伊人出裕细腻的皮肤上还挂着几滴水露,宫人侍候其穿上亵衣、薄纱。伊人轻坐于小圆凳上,望着铜镜前的伊人,轻叹一声》 ——。《宫人使檀木梳顺着伊人黑色的秀发滑下,将其秀发简单一挽,以支翡翠簪固定。看着偌...

蕙心纨质的洛阳花骨在清漏声催中射覆分曹,巧笑鹂音惊飞梁上双燕,层绿琼姣压不倒的颜色姝好黯淡了雕花窗棂后的岑枝芭蕉,相思红豆,玲珑骰,这番投壶俏影在灯浆数枝的长安旧梦里,是她惊艳流年的闺院胭脂味,解家女儿,临窗伏案,梦警漱玉词。 ...

1.淡粉色华衣裹身,外披白色纱衣,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,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,挽迤三尺有余,使得步态愈加雍容柔美,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,头插蝴蝶钗,一缕青丝垂在胸前,薄施粉黛,只增颜色,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...

网站首页 | 网站地图
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.wxsh.net
copyright ©right 2010-2021。
内容来自网络,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。zhit325@qq.com